登录后台

还没有账号?注册一个吧(>ω・*)ノ

页面导航

[noip2020完全退役记]

好久没有如此难受过了,这下冷静了一会儿算是释放了些许压力吧。

 今天走出信软楼的瞬间, 一切都结束了。

 这个结局和我预期中的感受不尽相同。虽然出来表面上没有多伤心,但从三楼到一楼的路上,心里空落落的,没有过多的感概、激动或是不舍,只呆呆地睁着双眼。

 很早以前就考虑着要写一篇“真正的”自己的退役记。去年的十一月初,躲在机房随意翻看着OIer的blog,有看到外省大佬的光荣退役记,觉得自己也燃了起来,甚至也有了些不切实际的念想;也有看到无声无息的退役,或者说是失败后的退役,有的是长篇洋洋洒洒,“不负青春”,也有一句话告别,留下的是无限自嘲和辛酸。跟着一起唏嘘的同时,也暗暗担心着自己的未来会以一种什么方式告别OI,留下一篇怎样的退役告白。

 可真正到了今天,抬起手,却真的很难在键盘下倾泻出四年多来的种种。太多了,真的太多了。什么方面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事都出现在过我的OI生涯当中。

 无论是自学之初的坎坷,还是忍不住在电脑面前颓的心情,还是被不重视竞赛的学校坑,还是差点过不了初赛,还是无限次犹豫、矛盾要不要继续码下去,还是一次又一次的被吊打和碾压然后爆零,还是最终不禁怀疑自己的智商,还是顶着来自家校文化课的压力….一出又一出啼笑皆非的戏不断上演着,而我被推搡着被迫着上了台,粗糙地比划表演着,成为这些故事的主角。

 同时,幸运的是,每一出戏都伴随着一个得力的人在救场。在我即将从高台上不慎跌下时,他一把扯住我的胳膊;在我近乎为台上脱离控制的疯狂剧情逼疯时,他在面前死死挡住推拉我的群众演员;在我故意要将这场戏演烂的时候,他严肃地监督我尽自己所能将每一个姿势比划到位….他们中既有我的亲人,我的挚友,亦有我的师长,我的同僚,甚至是剧中饰演反面角色的某些人。没有他们,我不知道自己如何可以在今天平静的书写这些话。他们给予的温暖,在严寒的十二月念及,也显得格外热切和真实。

 我一直将这一场NOIP看作一场归程,一场寻得自我,回归本心,回到内心的“家” 的旅途。就在九月之初,我仍在混混沌沌的做着题,一天天混日子,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。有一天做摘抄作业的时候,突然刷到这样一句话,

“千般荒凉,以此为梦;万里蹀躞,以此为归” ,

我一瞬间里感到找到了答案。

世间的景象千般万般荒凉,以OI的道路为梦想。迈着小步行走万里,把这当做回家的归途。

我学OI,从最开始对游戏的渴望到后来对算法的惊叹再后来对做题的快感,这些才是我学OI时内心的“家”,我的归属,我的目的:获取快乐。

今天,毫不光荣的退役了。

 不知不觉中扯了一点其它的。再回到主题吧,退役。

 不舍,非常的不舍。OI早已融入了我的生活,成为了我的一部分。生活中的很多方面,都有它的影子。就这般硬生生的将它剥离出去,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 不舍机房的各位朋友。无论是来自哪所学校,他们都给过我地域所不能给我的归属感。

从OI相关,到生活相关,dicker、dave、煊煊、kid、lzz、球、skc、ljy、zqy、二货、zjy、tz、wgx、乐乐还有曾为朋友的xjj好多好多人都给了我无私的帮助,或是和我进行有效而恰到好处的交流。和大家在一起,无疑是狠狠的增加了我继续的动力,并且促使我每天开开心心的度过了机房的十多个小时。

 不舍我的一切关于OI的回忆,一切关于OI的生活,一切为OI做过的努力。

 可是无论怎样,这一切终是结束了。明天的我不再是OIer,也不是KJGKMTZB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学习高考科目的yhp。

 这一场戏终是落幕了,仅以此作为最后的谢幕。


版权属于:Crab_Dave

转载时须注明出处及本声明

已有 5 条评论